收信人未命名
一个十分有趣的人。

书单影单子博@南风抄
手账日常子博@赫奇帕奇吊车尾
 

《[HP/塞德里克]献世·食死徒》

*塞德里克BG,原创斯莱特林纯血女主。

*非主流价值观,有任何不适请迅速点击右上角小叉自救。

*之前章节:1 2 3 4 5 6


Chapter06.食死徒


[15]


在离开病房后,哈利小心翼翼地避免着人群。他有些害怕他们凝视的目光,害怕他们的窃窃私语。他避免在人多的时候进入礼堂,情愿等学生们都走光后才一个人进去吃饭。

然而,当他发现自己在空空荡荡的礼堂里,被一个面无表情的六年级斯莱特林用魔杖指着脑袋,而自己手里只有一刀一叉用以防卫的时候,他发现,人多其实还是有好处的。

“妮迪亚·特拉弗斯?”

哈利努力...

《[HP/塞德里克]献世·三强争霸赛》

*塞德里克BG,原创斯莱特林纯血女主。

*非主流价值观,有任何不适请迅速点击右上角小叉自救。

*之前章节:1 2 3 4 5


Chapter05 O.W.L.考试


[12]


1994年10月。

妮迪亚在霍格莫德看到了塞德里克,他正和秋·张在一起。他们有说有笑地从文人居羽毛笔店里走出来。妮迪亚看见塞德里克背着他的新书包,咧着嘴露出英俊的笑容——妮迪亚还从没见过他笑得那么开心。

他和秋·张手里各拿着一支崭新的羽毛笔——他的是黑色的,她的是白色的。噢,他们是一对,妮迪亚悲哀地想。

在前往下一个地点前,塞德...

《[HP/塞德里克]献世·O.W.L.考试》

*塞德里克BG,原创斯莱特林纯血女主。

*非主流价值观,有任何不适请迅速点击右上角小叉自救。

*之前章节:1 2 3 4


Chapter05 O.W.L.考试


[10]


1993年9月。

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妮迪亚隔着很远便看见了塞德里克和他的父亲——哦,还有他胸口那枚黄黑相间的闪闪发亮的级长徽章。她不屑地发出了一声冷哼:她当然知道他会当选级长的,除了他,赫奇帕奇还有谁呢?

“噢,看来小迪戈里当上了级长。”特拉弗斯太太在她身后,语带轻蔑地说。特拉弗斯太太已经不再年轻了,但是眉眼间的傲慢却还是与妮迪亚如出一辙,“他和他的饭桶父亲真是越来越像...

《[HP/塞德里克]献世·乳汁软糖》

*塞德里克BG,原创斯莱特林纯血女主。

*非主流价值观,有任何不适请迅速点击右上角小叉自救。

*之前章节:1 2 3


Chapter04.乳汁软糖


[08]


1991年12月。

听见塞德里克的呼喊时,妮迪亚正一个人在霍格莫德的大街上踩雪。没有人和她作伴——噢,当然了,谁会想要一个特拉弗斯作为陪伴呢?

“嘿,妮迪亚!”塞德里克加快脚步赶上来,小口小口吐着白气,“你一个人?”

“难道我现在像是半个人?”妮迪亚没好气地回应,“你呢?怎么也一个人?威廉姆斯呢?坎贝尔呢?张呢?”妮迪亚颇为尖酸刻薄地向塞德里克报出了一大串他的迷恋者的名字。

“饶了我吧,妮...

《[HP/塞德里克]献世·飞天扫帚》

*塞德里克BG,原创斯莱特林纯血女主。

*非主流价值观,有任何不适请迅速点击右上角小叉自救。

*之前章节:1 2


Chapter03.飞天扫帚


[05]


1990年4月。

第一年,斯莱特林的飞行课是和赫奇帕奇一起的。

妮迪亚的学习成绩不错,只是拿飞行课一点办法也没有。然而,她不满地发现,飞天扫帚简直是为塞德里克量身定做。他自由自在地操纵着扫帚,在天地间驰骋。

“好样的,迪戈里!好样的!”霍琦女士抬起头,忍不住对塞德里克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妮迪亚咬着嘴唇跨上飞天扫帚,但还未飞起多远,扫帚便陡然失控,在空中不听话地打起了转。妮迪亚被生生甩下了扫帚,就像她之前...

《[HP/塞德里克]献世·巧克力蛙》

*塞德里克BG,原创斯莱特林纯血女主。

*非主流价值观,有任何不适请迅速点击右上角小叉自救。

*之前章节:1


Chapter02.巧克力蛙


[03]


“斯莱特林!”

分院帽一身大吼,妮迪亚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她站起身来,立刻将这顶脏兮兮的帽子扔在一边,也不管分院帽在自己身后不满的嘟哝。斯莱特林一侧的餐桌爆发出掌声和欢呼,级长迎了上来,将她领入了斯莱特林的队伍。

在自己位置上坐定后,她随意地抬起头,对上了不远处赫奇帕奇餐桌上塞德里克的视线。男孩朝她露出了温暖的微笑,而她只是颇感厌恶地撇了撇嘴。

之前跟妮迪亚同车厢的李·乔丹和韦斯莱兄弟都被分到了格兰...

《[HP/塞德里克]献世·黄岑木魔杖》

*塞德里克BG,原创斯莱特林纯血女主。

*非主流价值观,有任何不适请迅速点击右上角小叉自救。


Chapter01.黄岑木魔杖


[01]

1989年8月。

妮迪亚是在奥利凡德的魔杖店里第一次遇见塞德里克的。

她先前在丽痕书店和她的爸爸特拉弗斯先生吵了架,特拉弗斯先生赌气到破釜酒吧找人喝酒去了,小妮迪亚的身后只有妈妈艰难地提着大包小包。

在特拉弗斯家,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能演变成为一场剑拔弩张的战争,这一次也不例外。特拉弗斯先生甚至都因此不愿见证魔杖拣选他女儿的光荣时刻。妮迪亚闷闷不乐地一脚踹开奥利凡德破旧古老的木门,发出的巨大声响引起了店内人的注意。

“噢,嘿,下午好,特...

《[黑子的篮球/黄濑凉太]雨水一盒》

*原创女主

*本文为荻原成浩BG《好好》番外,男主黄濑凉太,可单独阅读。

*《好好》正文章节:1  2  3  4  5  6

决定要走的那一天,我一无所有,只能留给你雨水一盒。

从此以后,不管我的生活多么浑圆饱满,却总是有那么一盒子雨水的遗憾。

 

01

 

十五岁那一年的梅雨季,格外冗长。

铃鹿南收起雨伞,推门走进模特事务所。她在那个一抬头的瞬间看到了黄濑凉太。

金发少年一身熨帖得当的白色衬衫,袖口稍稍卷起。他半垂双眼,带着心不在焉的表情,正从狭窄的楼...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他是余生的答案》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2  3  4  5

14、幸运

 

站在黄濑身后的年轻女子走上前来,用温和的声线问:“是远藤结花小姐吗?”

是黄濑的新娘,铃鹿南。正如森山由孝说的那样,她很漂亮,非常漂亮。即使是站在黄濑凉太的身边,也同样美丽而闪耀,不会被夺去半分的光辉。他们站在那里,宛若天生一对,宛若互相辉映的星子,宛若上天的一次杰作。

远藤转过头,朝这位幸运的新娘微笑起来:“是的,我是。”

“我知道你。”铃鹿腼腆地笑起来,“你能来真好,很高兴遇...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时过境迁》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2  3  4

12、决心

 

远藤三个月的休假转瞬即过。在高桥先生又一次上门催稿之前,她和荻原成浩带着对方见了彼此的家人。

荻原成浩的父母很喜欢远藤,连连夸赞她贤惠懂事。荻原梓乃作为樱由夏的铁杆粉丝更是激动得难以言喻,拉着远藤到自己的房间里,吞吞吐吐地请求她给自己签名。

“梓乃,放轻松!这是你的嫂子!”荻原成浩一把揽过远藤,“结花,来给她签一个‘荻原太太’!”

“才不要!”房间里的两个女人异口同声地嫌弃着荻原。

远藤的父母也对荻原成...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他是年少的欢喜》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2  3

10、他是年少的欢喜(中)

远藤结花说:“其实,回头想想,我和他在一起也只不过三四年的时间,可是却闹了五六次分手。”

面对着荻原成浩好奇的眼神,远藤继续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闹分手,是在国中的全中赛决赛后。决赛时,是他出的主意,恶意打了111:11的成绩。我永远记得那时赛场上对方选手绝望的表情。当时我对他失望到了顶点,连最后一丝喜欢也化为了愤怒。我和他大吵了一架,差点分了手。”

“不,结花,你不记得,”荻原成浩叹了口气,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湿润。他伸出手,轻抚着...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似是故人来》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2

7、似是故人来

 

荻原成浩在周六的早晨被一通电话叫醒。

他睡眼惺忪地在床头柜上摸索着嗡嗡震动的手机,他怀里的远藤结花皱皱眉头,攥着被子翻了个身子,居然没醒。荻原接起电话,见是黑子哲也,立刻醒了大半。他下了床,趿着拖鞋走出卧室,黑子那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荻原君,最近好吗?”

“哦——!黑子,好久没联系了!你回国了?”

黑子哲也现在是幼稚园的老师,而他的妻子是中学里的美术老师。荻原成浩知道他们全家趁着暑假去美国探望朋友了。

“是啊,毕竟快到九月了。”

“你们...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以吻封箴》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4、樱色时光

 

荻原成浩趁周末回了趟家。在晚餐时间,他拐弯抹角地向正在读高中的妹妹荻原梓乃问起樱由夏。荻原梓乃狠狠地白了荻原成浩一眼,毫不留情地抨击他的落伍。在梓乃这里,荻原成浩借到了樱由夏从出道以来五年里的所有漫画。

荻原成浩首先翻开的,自然是女人正在连载的故事——《樱色时光》。

他毫不费力地从背景上认出,《樱色时光》故事发生的地点正是海常高校。主人公是闪闪发光的校园王子樱庭悠一和他平平无奇的青梅时田凉子。在洒满青春和热血的球场上,悠一熟练地运着篮球,突破层层防线,深蓝色的七号球衣在他身上猎猎舞动...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一个陌生女人的来访》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黄濑凉太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1、陌生女人

 

荻原成浩的隔壁新搬来了一个年轻女人。

女人在搬来后的第一个周末便礼数周到地拜访了周边的邻居,包括荻原成浩。

其实荻原一开始对她印象并不深,只记得她大概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容貌算不上秀丽,一头黑色长发倒是打理得整洁服帖。她自称姓远藤,给荻原带来了一盒楼下超市里买的平价点心。女人说话轻声细语,看上去很安静。原本住在荻原隔壁的是一个热血方刚的摇滚青年,时常扰得他半夜不能入睡。见新来的邻居是这么一个安静的人,荻原发自内心地松了一口气,倒也没再关注很多。

只是后来,女人开始频频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有时他出门...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旧时事》

Extra Episode.2 旧时事


00


你说人生艳丽我没有异议,你说人生忧郁我不言语。

只有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承受数不清的春来冬去。*


01


第七十八年的12月8日,金久保树89岁。

梦境戛然而终,金久保树从年少的回忆中重新睁开了眼睛。世界重新变得空空荡荡。

照顾自己的女佣靠在沙发边打盹,他并没有叫醒她的打算。他拨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吃力地晃动着手轮,驱着轮椅离开卧室。他的目的地是不远处的书房。

他已是风烛残年,兴许不假时日便要蒙了主的召回归祂的怀抱。只是,那来自岁月深处的悠久回忆却从来不肯放过这位已然踽踽的老人,那些...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小团圆》

Extra Episode.1 小团圆


“你好,我是源千春。

“你要记好我的名字,因为二十年后,我会成为你的妻子。”


01


伊集院千春从潮湿的梦境里睁开眼睛,夜色兀自深邃。月华平缓地流淌在眼底,照亮了身旁人俊秀到不可思议的五官——他鼻翼微翕,呼吸均匀,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熟悉而又同等的陌生。

她伸出手,想要轻触他那双温驯如鹿的疲倦双眼,却又最终犹豫地收回。翻身下床,她的动作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他——他的睡眠极浅,常常在半夜被惊醒,她是他的妻子,又怎么会不知道。

朱夏的房门没有掩好,留了一条细细的缝,像是顽童偷窥的眼。伊集院千春将门推开,走进房内...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千雪》

Episode.8 千雪 


今年七岁的拟歌有时会听到长辈们以怀恋旧事的语气说起他们十年前曾并肩奋斗的那段时光,关于七位王权者的逐鹿之诗,关于德累斯顿石板所赋予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关于那一切她已无法触及的悠久回忆。

从长辈那里,拟歌得知,自己的母亲和永远长不大的Neko阿姨也都曾是被石板眷顾的宠儿,都曾被赋予了特殊的能力。只是,那些令人心驰神往的能力,却也随着石板的碎裂而消失殆尽。

拟歌记得,母亲曾用不无抱怨的语气对父亲说,她还有许许多多亟待解答的问题想要询问那些逝去的灵魂,可惜她已经失去了特殊的能力,那些疑问终究还是被死神上锁,成为了永恒的秘密。

母亲曾经拥有的能力,是与盘...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神谕》

Episode.7 神谕

第六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8岁,伊集院雪华17岁。

“十束哥,你的包裹。”

“哇,辛苦了。”

十束多多良笑容满面地从八田美咲手中接过了包裹,牛皮纸包装上哈佛大学金红交织的徽章熠熠生辉。

“又是‘哈佛小姐’寄来的?”草薙出云擦拭着手中的高脚杯,头也不抬地询问这个不证自明的问题,语气带了些揶揄。

“哪里是‘哈佛小姐’,明明是‘十束太太’吧。”千岁洋也轻佻地附和,从吧台边转过身,满怀期待地观察十束的表情。

“你声音里的嫉妒都快溢出来了哦。”十束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羞赧的情绪,他的脸上仍然挂着愉快的笑容,语气轻松地回应。他修长的手指灵巧、动作熟稔地将包裹拆...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长街》

Episode.6 长街


十束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还以为,眼前的少女只是光影交错间产生的幻觉。他只消闭上眼,再睁开,少女的身影便会像泡沫般湮灭、消散不见。
可是,他错了。
眼前的少女,连同她弯起的眉梢,勾起的嘴角,连同脸上若有若无的红晕,都是清晰、真实到不可能出错的存在。
伊集院雪华,真真切切地存在着,在他的眼前。
他的手指像是失却了全部力气,手中的吉他都差一些些滑落在地。木质吉他重重磕在茶几上,发出了一声难听的颤音,这才将十束的思绪拉回他的脑海。
“好久不见,多多良。”伊集院敛起笑意,利落地向十束打了声招呼。
吠舞罗的其他成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想说什么,而千言万语,却又消弭在这尴尬而诡异的...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 · 琴弦》

第五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7岁,伊集院雪华16岁。


时针轻盈地摆动着躯体,划向了12点,与分针紧密重叠在了一起。又一年的12月8日翩然而至。

窗外,纽约曼哈顿依旧火树银花,仿佛朝阳从不在这个城市落下。

伊集院雪华将手中的书本翻过一页,还未开始细读,便听见卧室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金久保树摔开了门。

“嘿,伊集院君,订婚仪式的照片已经在网上出来了!你快来看看!”

听到金久保的叫唤,伊集院叹息一声,将树叶状的书签夹进书里,拖着疲倦的身躯走向了金久保的卧室。

卧室中央,巨大的电脑显示屏上正放映着一场极尽奢靡与豪华的订婚典礼。

静止凝固的照片上,伊集院枫与一位端庄美丽的小姐并肩...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 · 搁浅》

Episode.4 搁浅

第四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6岁,伊集院雪华15岁。

 

十束多多良和伊集院枫从Homra酒吧里走出来时,保镖早见一已经毕恭毕敬地等候在车旁了。

伊集院枫打开车门后,回过头,朝十束露出了好脾气的温和笑容:“那么,希望十束君好好考虑一下我刚才说的话。”

眼前的青年男子不同于他相貌平凡的妹妹,是一个眉清目秀、俊朗到不可思议的男子。伊集院雪华也曾不无遗憾地对十束说过,遗传了他们母亲美貌的,只有伊集院枫。

“嗯,我会的哦。伊集院先生请放心。”十束带着同样的笑容回复道。

伊集院枫点了点头,视线下移,落在十束脖颈间的那条属于他母亲的十字架项链上。他扬了...

《[K/十束多多良] 长街千雪 · 焰火》

Episode.3 焰火

第三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5岁,伊集院雪华14岁。

这一天是十束养父的葬礼。他在一个初冬的晚上喝得酩酊大醉后,突发脑溢血,即使经过了几天的抢救,却还是在一个凌晨无声无息地去了另一个世界,结束了他失败的一生。

考虑到经济状况,十束原本只打算为养父简单地办一个告别仪式。但是伊集院雪华却还是瞒着十束偷偷给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赛了钱,嘱咐他们尽量将葬礼办得体面一些。

告别式当天,伊集院雪华身着一袭黑色西装,一直伫立在十束多多良的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

出席的人只有寥寥几个,大多是十束养父的赌友,是伊集院雪华嗤之以鼻的酒肉朋友。他们都像伊集院的养父一样蓬头垢面,敷衍...

《[K/十束多多良] 长街千雪 · 孤岛》

Episode.2 孤岛

第二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4岁,伊集院雪华13岁。

 

十束多多良因伤住院后,他那不成器的养父才不得不担负起了照顾两人的责任。

养父将装着热腾饭菜的保温杯带到十束的病房里,正要离开,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折返回来。

“喂,多多良,”他懒洋洋地挠着头,对十束说,“你现在是和一个有钱家的小姐玩得很好吗?让她多接济我们一些嘛,既然都那么有钱了。”

病床上被包扎得像个木乃伊一般的十束歪过头,带着笑容说:“不能这样啦,你忘记去年那笔钱是怎么来的了吗?太贪心的话会被猴子吃掉脑袋的。”

虽然话语中带着揶揄和笑意,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喂,你这是...

《[K/十束多多良] 长街千雪 · 傲寒》

Episode.1 傲寒

第一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3岁,伊集院雪华12岁。

 

那年镇目町的初雪来得颇早。

十束多多良从轻浅的晨梦中醒来,揉揉眼睛,推开公寓破旧得吱呀作响的木窗,将整整一条银装素裹的街道尽收眼底。

他小声地欢呼起来,套上父亲打着补丁的外套,草草裹上围巾,蹬着不合脚的靴子便出了门。脚底的新雪喀啦作响,他将脖颈间的旧羊毛围巾拉得更紧些,轻微地喘着气,吐出了一小团一小团的白色雾气。

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模样,连同他习以为常的那片空地也被雕琢成了梦幻的童话世界。他兴奋地一脚踏进空地,伙伴们都不在,但他却也并不在意。他爬上滑梯,将上面的积雪拍实,坐上滑梯,毫不费...

《[魔笛magi/练红玉母女中心/隐辛红]瑟鲁之歌》

练红玉一直记得自己的母亲,那个悲伤的艺妓。


虽然在极幼之时,便迫不得已与她草草分离,甚至来不及记住她的名字,也无从知晓她现在身在何方,是否安好。但是,她的歌声却常常萦绕在耳畔。

安静的,哀伤的,温柔的嗓音,洒落在一片淡淡的夕色之中。

她记得那时,坐在母亲膝上的她偶然抬头,黑色的鹰扑腾着羽翼掠过眼前,飞向天边那片绚烂的火烧云。

红玉颤了颤睫毛,将那幅画面静静地收拢于眼底。那是记忆所能搜寻到的最初的画面,孤单桀骜的鹰孤单地飞翔于接近黄昏的云层之上,凛冽的风捕捉了它疲倦的羽翼。

有温热的泪水滴落于红玉的脸颊之上,她迷茫地抬起头,却见到身后的母亲眼中蓄满了悲伤的泪水—...

《[魔笛magi/莎赫扎德x初代王]Say my name》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回忆从前。

每一次必然浮现于眼前的,是雷姆那片广阔绵延至无尽的富饶土地,澄澈湛蓝一望无际的天空,那一轮象征未来与希望的太阳,以及沐浴在阳光下的他,令人无比安定的笑颜。

时过境迁,纵使历史迅疾翻页,岁月泛黄。但是,只要闭上眼睛,轻轻念出他的名字,他的微微上扬的嘴角,那闪着阳光的发梢,眼中溢出的喜悦,便会被再一次描摹,重新呈现于我的眼前。

可笑的是,距离那段日子越发遥远,他的笑容便越发清晰而耀眼。


初见那个人时,我们都还是个孩子。

“我要成为雷姆的将军!”上扬的尾音,染着些少年的意气。我抬起头看他,空气中浮动着的无数雪白rufu在那一瞬间,融化...

《[魔笛magi/234话衍生/席巴中心]Our farewell》

深渊一般的黑暗,在我的胸口猝然炸裂。


我手中的魔法凝滞一瞬,身躯便如同一片羽毛般,失却了全部力气,飘摇着坠落。


坠于地面的刹那,我听见了自己骨骼断裂的声响。


“席巴王妃啊!”


我以我那血肉模糊的身躯,艰难地抬起头看她。


残垣断壁间,那女人摇曳着黑色的长辫,走到了我的面前。


她的容貌清丽温婉,纯白一如往昔。


她举起了手中的魔杖,那对白色的翅膀,在苍白的太阳下闪耀着绚然的光,仿佛天使舒展开的双翅。


“多么可怜啊!席巴王妃啊!”


有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