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信人未命名
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看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他是年少的欢喜》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2  3


10、他是年少的欢喜(中)


远藤结花说:“其实,回头想想,我和他在一起也只不过三四年的时间,可是却闹了五六次分手。”

面对着荻原成浩好奇的眼神,远藤继续道:“我记得,我们第一次闹分手,是在国中的全中赛决赛后。决赛时,是他出的主意,恶意打了111:11的成绩。我永远记得那时赛场上对方选手绝望的表情。当时我对他失望到了顶点,连最后一丝喜欢也化为了愤怒。我和他大吵了一架,差点分了手。”

“不,结花,你不记得,”荻原成浩叹了口气,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湿润。他伸...

《【一个通知】开了个专门放书评和影评的子博》

子博:南风抄

因为想要好好打理LOFTER,之前的东西都比较杂乱琐碎,所以干脆开个子博归一归类。

“野火原”分类是书评,“南风抄”分类是影评。

以后有关书评和影评的内容都会发到子博,欢迎关注w

谢谢大家~(づ ̄3 ̄)づ╭❤~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似是故人来》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2


7、似是故人来


荻原成浩在周六的早晨被一通电话叫醒。

他睡眼惺忪地在床头柜上摸索着嗡嗡震动的手机,他怀里的远藤结花皱皱眉头,攥着被子翻了个身子,居然没醒。荻原接起电话,见是黑子哲也,立刻醒了大半。他下了床,趿着拖鞋走出卧室,黑子那熟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荻原君,最近好吗?”

“哦——!黑子,好久没联系了!你回国了?”

黑子哲也现在是幼稚园的老师,而他的妻子是中学里的美术老师。荻原成浩知道他们全家趁着暑假去美国探望朋友了。

“是啊,毕竟快到九月了。”...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以吻封箴》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二黄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之前章节:1


4、樱色时光


荻原成浩趁周末回了趟家。在晚餐时间,他拐弯抹角地向正在读高中的妹妹荻原梓乃问起樱由夏。荻原梓乃狠狠地白了荻原成浩一眼,毫不留情地抨击他的落伍。在梓乃这里,荻原成浩借到了樱由夏从出道以来五年里的所有漫画。

荻原成浩首先翻开的,自然是女人正在连载的故事——《樱色时光》。

他毫不费力地从背景上认出,《樱色时光》故事发生的地点正是海常高校。主人公是闪闪发光的校园王子樱庭悠一和他平平无奇的青梅时田凉子。在洒满青春和热血的球场上,悠一熟练地运着篮球,突破层层防线,深蓝色的七号球衣在他身上...

《[黑子的篮球/荻原成浩]好好·一个陌生女人的来访》

*原创女主

*荻原成浩男主,黄濑凉太是某种意义上的男二


1、陌生女人


荻原成浩的隔壁新搬来了一个年轻女人。

女人在搬来后的第一个周末便礼数周到地拜访了周边的邻居,包括荻原成浩。

其实荻原一开始对她印象并不深,只记得她大概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容貌算不上秀丽,一头黑色长发倒是打理得整洁服帖。她自称姓远藤,给荻原带来了一盒楼下超市里买的平价点心。女人说话轻声细语,看上去很安静。原本住在荻原隔壁的是一个热血方刚的摇滚青年,时常扰得他半夜不能入睡。见新来的邻居是这么一个安静的人,荻原发自内心地松了一口气,倒也没再关注很多。

只是后来,女人开始频频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有时他...

《[阅读记录/再不读书就老了]野火原2.0》

从大二开始记录太奇怪了,那顺手把大一的也写一写吧。

事实证明我每年看书都很少,而且一年比一年少。

今日问题:本书单里到底有几本书是我自己掏钱买的?:)


《燕尾蝶》

[日]岩井俊二著,张苓 译


有案可查的高考后第一本书,长宁区图书馆借阅读物。

嗯……这和《情书》的那个岩井俊二确定是一个人?

不过小说里那种极具画面感的暴力与疯狂,我倒是还蛮喜欢的。

有机会去看看电影。


《了不起的盖茨比》

[美] 弗·司各特·菲茨杰拉德著,巫宁坤、汤永宽、萧甘译


高二暑假书展购书,在...

《[阅读记录/再不读书就老了]野火原1.0》

FDU那边也快开学了,再也没办法假装自己还是大二的小学姐了。

是时候暴露一下我大二读的书有多么少了。

书单格式参考机油卓 @天正間理 


《托克维尔回忆录》

[法] 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著,傅国强译

《托克维尔回忆录》

[法] 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著,周炽湛 译

世界近代史PRE用书,学校图书馆借阅。PRE抽签那天我没去,不知道组里哪个手气不好的倒霉孩子抽到了这个签。

在PRE里我只负责内容梳理部分,囫囵吞枣地看了两遍。

贵族视角下的法国大革命,从截然不...

大学忽然间又有了一些我曾盼望的模样
认真地读书,平淡地相爱
此心安处,便是故乡

我们只是共享了几个故事

对你来说也许是平凡小事

说出的字一秒就成了历史

我只想紧抓着不让它流逝

——《还想听你的故事》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旧时事》

Extra Episode.2 旧时事


00


你说人生艳丽我没有异议,你说人生忧郁我不言语。

只有默默地承受这一切,承受数不清的春来冬去。*


01


第七十八年的12月8日,金久保树89岁。

梦境戛然而终,金久保树从年少的回忆中重新睁开了眼睛。世界重新变得空空荡荡。

照顾自己的女佣靠在沙发边打盹,他并没有叫醒她的打算。他拨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吃力地晃动着手轮,驱着轮椅离开卧室。他的目的地是不远处的书房。

他已是风烛残年,兴许不假时日便要蒙了主的召回归祂的怀抱。只是,那来自岁月深处的悠久回忆却从来不肯放过这位已然踽踽的老人,那些...

《写手杂谈二十题》

问卷出处:鬼谷三千

感谢@天正间理的邀请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浅色系都喜欢,最喜欢粉红色。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朱夏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绚烂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花晨月夕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冬天


一不经意间,便被雪落得白头。

那秋千架曾在的位置,“Tatara& Yukihana”的字母依旧清晰。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霜满头。

——2017《长街千...


终于把《20世纪的世界》课程推荐书目都整理好了,接下去可以看书啦。

上面只是小小的一部分↑↑↑法西斯和二战部分我就私藏啦嘻嘻嘻(x

整理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一直心心念念耿耿于怀的福莱特《世纪三部曲》我居然都没有记录在笔记里,看来我对福莱特老爷子也是真爱了。

另外来汇报一下最近二三次元的情况!

最近不管是出门约人还是在家躺尸,都维持着平均每一个小时刷一次教务系统查成绩的好习惯(好?)目前通识选修基本都出得七七八八了,这次考得不太好,吃了好多B+,有点伤心。不过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吃了B+的课基本都是一整个学期都没好好听课的,除了一门真的认真听了也认真复习了的法学算是原地爆炸般地拿了这个成绩...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小团圆》

Extra Episode.1 小团圆


“你好,我是源千春。

“你要记好我的名字,因为二十年后,我会成为你的妻子。”


01


伊集院千春从潮湿的梦境里睁开眼睛,夜色兀自深邃。月华平缓地流淌在眼底,照亮了身旁人俊秀到不可思议的五官——他鼻翼微翕,呼吸均匀,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的熟悉而又同等的陌生。

她伸出手,想要轻触他那双温驯如鹿的疲倦双眼,却又最终犹豫地收回。翻身下床,她的动作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他——他的睡眠极浅,常常在半夜被惊醒,她是他的妻子,又怎么会不知道。

朱夏的房门没有掩好,留了一条细细的缝,像是顽童偷窥的眼。伊集院千春将门推开,走进房内...

《打油诗一首》

千言万语一句话,当初应该去交大。

不仅男生数量大,质量倒也都不差。

我旦男人多奇葩,不爱异性又学霸。

半夜来把农药打,考试满绩装学渣。

教务处是我爸爸,选课踢光怕不怕。

通识选修屁事杂,专业知识学不下。

期末哭爹又喊妈,通宵三教是我家。

有位老师多B+,我们大家都爱他。

教学目标让你挂,问你惊讶不惊讶。

光华三十楼跳下,来生九月上交大。

一首打油诗作罢,老夫泪流如雨下!


欢迎各位考生报考复日大学(昌大学),期末季平均每日两小时睡眠,三天暴瘦三公斤。买不到吃亏,买不到上当,光华三十楼欢迎您。


戳这里看老番茄

再见王子,骑士来接我了❤

《一个关于自己的圣巴托罗缪之夜》

五月即将过半。

这个星期过得很是凄苦,但是今天下午却难得心情不错。球赛赞助商要求的海报、横幅、传单都相继搞定;校运会方阵需要的志愿者拉齐了,志愿者的服装也和厂商联系确定;这一周的足球赛除了今天取消的那场,其他都一切顺利;被推迟的五四嘉年华也有条不紊地完成了。

虽然很多事情仍然是进行时,但是这周想要做完的事都陆陆续续完成了,很满足。

下午软太太来五角场滑冰,我下课后处理完了最后一件关于服装的事后便奔赴百联又一城的必胜客与软会合。每个月例行一次的见面已经约定俗成,想来这应该芸太太回国前我们的最后一次面基了——马上就又可以回到三人行啦!

前两天和软太太在微信上聊到读书笔记的问题,所以我今天出...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千雪》

Episode.8 千雪


今年七岁的拟歌有时会听到长辈们以怀恋旧事的语气说起他们十年前曾并肩奋斗的那段时光,关于七位王权者的逐鹿之诗,关于德累斯顿石板所赋予的不可思议的能力,关于那一切她已无法触及的悠久回忆。

从长辈那里,拟歌得知,自己的母亲和永远长不大的Neko阿姨也都曾是被石板眷顾的宠儿,都曾被赋予了特殊的能力。只是,那些令人心驰神往的能力,却也随着石板的碎裂而消失殆尽。

拟歌记得,母亲曾用不无抱怨的语气对父亲说,她还有许许多多亟待解答的问题想要询问那些逝去的灵魂,可惜她已经失去了特殊的能力,那些疑问终究还是被死神上锁,成为了永恒的秘密。

母亲曾经拥有的能力,是与盘桓在他们...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神谕》

Episode.7 神谕

第六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8岁,伊集院雪华17岁。

“十束哥,你的包裹。”

“哇,辛苦了。”

十束多多良笑容满面地从八田美咲手中接过了包裹,牛皮纸包装上哈佛大学金红交织的徽章熠熠生辉。

“又是‘哈佛小姐’寄来的?”草薙出云擦拭着手中的高脚杯,头也不抬地询问这个不证自明的问题,语气带了些揶揄。

“哪里是‘哈佛小姐’,明明是‘十束太太’吧。”千岁洋也轻佻地附和,从吧台边转过身,满怀期待地观察十束的表情。

“你声音里的嫉妒都快溢出来了哦。”十束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羞赧的情绪,他的脸上仍然挂着愉快的笑容,语气轻松地回应。他修长的手指灵巧、动作熟稔地将包裹拆...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长街》

Episode.6 长街


十束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还以为,眼前的少女只是光影交错间产生的幻觉。他只消闭上眼,再睁开,少女的身影便会像泡沫般湮灭、消散不见。
可是,他错了。
眼前的少女,连同她弯起的眉梢,勾起的嘴角,连同脸上若有若无的红晕,都是清晰、真实到不可能出错的存在。
伊集院雪华,真真切切地存在着,在他的眼前。
他的手指像是失却了全部力气,手中的吉他都差一些些滑落在地。木质吉他重重磕在茶几上,发出了一声难听的颤音,这才将十束的思绪拉回他的脑海。
“好久不见,多多良。”伊集院敛起笑意,利落地向十束打了声招呼。
吠舞罗的其他成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想说什么,而千言万语,却又消弭在这尴尬而诡异的...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 · 琴弦》

Episode.5 琴弦


第五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7岁,伊集院雪华16岁。


时针轻盈地摆动着躯体,划向了12点,与分针紧密重叠在了一起。又一年的12月8日翩然而至。

窗外,纽约曼哈顿依旧火树银花,仿佛朝阳从不在这个城市落下。

伊集院雪华将手中的书本翻过一页,还未开始细读,便听见卧室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金久保树摔开了门。

“嘿,伊集院君,订婚仪式的照片已经在网上出来了!你快来看看!”

听到金久保的叫唤,伊集院叹息一声,将树叶状的书签夹进书里,拖着疲倦的身躯走向了金久保的卧室。

卧室中央,巨大的电脑显示屏上正放映着一场极尽奢靡与豪华的订婚典礼。

静止凝...

《2017春季学期书单》

(上学期的书单已回收,有两本书没有完成,还是挺遗憾的)

去年依旧因为看书不多活得跟狗一样,希望今年可以有所改进。

【中国史学史】

朱维铮《朱维铮史学史论集》

内藤湖南《中国史学史》

中国史学的原典们(???不约!!!)

【20世纪的世界】(我爱顾爷爷)

霍布斯鲍姆《极端的年代》

金重远主编《20世纪的世界:百年历史回溯》

随堂推荐书目(至少每本的大纲和前言要看)

【西方史学史】

张广智主著《西方史学史》

卡尔《历史是什么?》

(还有期末做PRE要用的性别史相关的著述)

【日本中世纪的国家与社会】

网野善彦《日本社会的历史》

冯玮《日本通史》

(另外为了期末论文...

“小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过去,他自己不知道,只记得梦见了独角兽。”
首页开学和单身的朋友们你们好哇!

无色城市,孤独是你的名字。

《[K/十束多多良]长街千雪 · 搁浅》

Episode.4 搁浅


第四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6岁,伊集院雪华15岁。


十束多多良和伊集院枫从Homra酒吧里走出来时,保镖早见一已经毕恭毕敬地等候在车旁了。

伊集院枫打开车门后,回过头,朝十束露出了好脾气的温和笑容:“那么,希望十束君好好考虑一下我刚才说的话。”

眼前的青年男子不同于他相貌平凡的妹妹,是一个眉清目秀、俊朗到不可思议的男子。伊集院雪华也曾不无遗憾地对十束说过,遗传了他们母亲美貌的,只有伊集院枫。

“嗯,我会的哦。伊集院先生请放心。”十束带着同样的笑容回复道。

伊集院枫点了点头,视线下移,落在十束脖颈间的那条属于他母亲的十字架项链上。他...

《[手帐记录/无能之辈的日常]理想国1.0》

2017年2月7日,从社区图书馆回家后兴冲冲地拿到了快递,我的第一本手帐就此诞生,算是生日,也算正式入坑日,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纪念一下。

之前在豆瓣和微博上看了不少的教程,但是真正自己动手却还是有点抓瞎。各种功能都尚在摸索和开发中。

Lofter上开个分类记录一下自己与手帐相关的东西吧,日后回顾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


手账本和小K的合影。因为刚拿到手没几天,特征还不明显,所以还没给它起名字。买回来的时候连同本子送了我三根绳子,我把本来的红绳子拆下来换成了深棕色的了。


第一页是个人信息,感觉自己写得太详细了会不会被查水表OTL

名字旁边贴了只团子,而且还是我的本体樱桃小丸子,我实在是太喜欢...

《【猴年小结】我们光脚越过人间荒唐》


绪论:生活中的「仪式感」 

人的生活总是需要一些仪式感。

这是我一直以来所笃信的理念。

举一个不算高明的例证,2016年12月31日和2017年1月1日的一点点奶茶,本无任何不同,只是被赋予了“旧年最后一杯”和“新年第一杯”的头衔,而莫名被赋予了神圣的色彩,因而连每一颗波霸都显得庄重圣洁回味无穷。

什么破比喻,呸。

对我来说,一年之中最需要仪式化行为的时间点有两个,偏生还离得挺近——11月14日和除夕夜。前者对于我的意义不证自明,后者对于每一位华人的意义也毋庸置疑。这两个时间对于我而言,不仅是物质世界的辞旧迎新,更是精神世界的一次回首与前行。写一两篇年终小结、生日总结什...

《[K/十束多多良] 长街千雪 · 焰火》

Episode.3 焰火


第三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5岁,伊集院雪华14岁。


这一天是十束养父的葬礼。他在一个初冬的晚上喝得酩酊大醉后,突发脑溢血,即使经过了几天的抢救,却还是在一个凌晨无声无息地去了另一个世界,结束了他失败的一生。

考虑到经济状况,十束原本只打算为养父简单地办一个告别仪式。但是伊集院雪华却还是瞒着十束偷偷给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赛了钱,嘱咐他们尽量将葬礼办得体面一些。

告别式当天,伊集院雪华身着一袭黑色西装,一直伫立在十束多多良的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

出席的人只有寥寥几个,大多是十束养父的赌友,是伊集院雪华嗤之以鼻的酒肉朋友。他们都像伊集院的养父一样蓬头垢...

今天去城隍庙看到了大公鸡,虽然还是觉得去年的猴哥比较帅。
和妈妈一路走到了外滩,远方传来了东方红的钟声。妈妈在那个时候回忆起1988年她和已经去世7年的舅舅被外公不小心锁在房间里的故事,结果姐弟俩中午只能吃西瓜。讲完后她爽朗地大笑了一通,然后又吸了吸鼻子,抬手揉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被冬季的风迷了眼。

《[K/十束多多良] 长街千雪 · 孤岛》

Episode.2 孤岛


第二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4岁,伊集院雪华13岁。


十束多多良因伤住院后,他那不成器的养父才不得不担负起了照顾两人的责任。

养父将装着热腾饭菜的保温杯带到十束的病房里,正要离开,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折返回来。

“喂,多多良,”他懒洋洋地挠着头,对十束说,“你现在是和一个有钱家的小姐玩得很好吗?让她多接济我们一些嘛,既然都那么有钱了。”

病床上被包扎得像个木乃伊一般的十束歪过头,带着笑容说:“不能这样啦,你忘记去年那笔钱是怎么来的了吗?太贪心的话会被猴子吃掉脑袋的。”

虽然话语中带着揶揄和笑意,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喂,你...

《[K/十束多多良] 长街千雪 · 傲寒》

Episode.1 傲寒


第一年的12月8日,十束多多良13岁,伊集院雪华12岁。


那年镇目町的初雪来得颇早。

十束多多良从轻浅的晨梦中醒来,揉揉眼睛,推开公寓破旧得吱呀作响的木窗,将整整一条银装素裹的街道尽收眼底。

他小声地欢呼起来,套上父亲打着补丁的外套,草草裹上围巾,蹬着不合脚的靴子便出了门。脚底的新雪喀啦作响,他将脖颈间的旧羊毛围巾拉得更紧些,轻微地喘着气,吐出了一小团一小团的白色雾气。

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模样,连同他习以为常的那片空地也被雕琢成了梦幻的童话世界。他兴奋地一脚踏进空地,伙伴们都不在,但他却也并不在意。他爬上滑梯,将上面的积雪拍实,坐上滑梯,毫...

细雨微朦中的古镇。

《2016秋季学期书单》

之前一年一直看不完上课布置的参考书,然而今年我决定转型当正经人,是故先在这里列一个书单,权当是FLAG。

各位请等待我期末来回收FLAG。(微笑)

2017/03/03 FLAG已回收。

《诗歌——智慧的水珠》邵毅平【√】

《中国诗学》叶维廉【×】

《中国历史文选》周予同主编【√】

《中国近代通史》张海鹏主编【√】

《近代的尺度》茅海建【×】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孔飞力【√】

《治史三书》严耕望【√】

《希腊思想与文化》吴晓群【√】

西方儒学经典导读课的各本书【√】

《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孔飞力【√】


这学期很忙,事情...

现在的辛苦都是为了让我在未来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然后我就能遇见你了,
亲爱的,你说对不对?

不知不觉又到了新学年开始的季节,9月5日,我即将开启我大学的sophomore生涯。

按照习惯,我又要在开学前形式主义一把,煞有介事地写一篇看上去像个正经人的学期目标。虽然一个学期下来可能一半的目标都不会实现,但是终归是写在这里,表个态度也好。

先来看看半年前我写的2016计划完成了多少。


高分过六级。√

成功过FCT,做一个玩得转编程写得了代码的女纸。√

蹭课加自学二外,至于正儿八经地学……等我攒完钱考完托福吧。√(已经在正儿八经地学啦)

这个暑假!我!一定!能!找到地方打工!√

希望《后来》能平平安安写完。√

每个月坑一篇创意小说出来。√

继续和奇葩室友斗...

查到六级成绩啦!
高得我自己都害怕,截图留念ww

《[大鱼海棠/湫中心]溟沐》

我出生在一个小雨如酥的季节。

父亲卷开窗户,望着淅沥而缠绵的小雨,高兴地说:“细雨湿流光,就给这个孩子起名‘溟沐’吧!”

我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是父母唯一的女儿。我不似大哥溟海那般强健好动,亦不像二哥溟漠一样明慧聪敏。自我有记忆以来,我一直孱弱而多病,不知惹得母亲流了多少泪,也不知引来了父亲多少叹息。

多少次午夜梦回,我从病榻上睁开眼,总能看见母亲的背影久久伫立于佛坛之前。她总是那样温婉而娉婷,却也同样坚定而执着。她点上一炷香,在缭绕的淡灰色烟雾中虔诚地跪拜,纤瘦的背影让我忍不住红了眼眶。

母亲的祈祷并没有感动天神,夏日的一场匆匆急雨,带走了我的生命。


死亡仿佛只...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躺在床上忽然想到一句话——你以为你爱上了一个人,其实你只是爱上了一座城。
终日心事重重,装着满肚的情绪垃圾,却拨不出一片净土来安放一些温柔缱绻的思绪。
我尽可以将满腹思绪倾倒而出,但我偏不,我要一辈子守口如瓶捍卫这段记忆,就像捍卫我在你面前高高耸立的尊严。

さくらさくら 会いたいよ いやだ 君に今すぐ会いたいよ🌸

《只道是寻常》

这周末很忙,欠下的债很多。连轴转看了一天的专业书还没完成既定任务,索性自暴自弃地看起了闲书。

昨天在社区图书馆里兜了半天,只顺了一本杨绛先生的《我们仨》。这本书想看很久了,一直没在图书馆找见,正准备下次去书店自掏腰包,却在这个时间点上巧然遇见,不能不说是缘。

我看书向来比较慢,加上中途又出去和同学做了趟口译作业,拖拖拉拉到现在才刚到他们赴牛津求学的部分。几页都是些日常琐屑,但是我却莫名被那些鸡毛蒜皮中的一句话给感动到了——

“我们回到老金家寓所,就拉上窗帘,相对读书。”

很朴实的描写,却一击命中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回想起刚才翻阅的第一第二部分,我有些怅然地在笔记上批注了...

妳說他到底會怎樣談起我
聲音溫柔不溫柔
眼神閃爍不閃爍
心事寂寞不寂寞
好像現在的我

这两天莫名在循环这一首歌。
真是丢人啊,明明一把年纪了,却还在和初中小姑娘听一个调调的歌。
正好春天的花开满了整个校园。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也许明天就能遇见你。
#少女心永垂不朽#

四年以前,初三,数着日子祈盼一个延安。
今年,大一,在第二教学楼看夜色初降复旦。
下一个四年,我又会在哪里,身边有怎样风景?
愿,初心无改。

“所幸那个人,虽远在天边,今生总会相见。”

每年惯例写小结,鉴于我蛇年没写小结导致马年过得非常悲惨,所以为了我明年的幸福我还是有必要写一点什么总结性的话的。(以前每年都放QQ空间,现在那里闲杂人等太多,有话也不能好好说,索性放在LOF好了)

羊年其实过得挺传奇,一整年被鲜明地分割成两部分——高考前和高考后。高考前的岁月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也费了不少笔墨描写,在此付之阙如;高考后的生活是久违了的春光明媚、多姿多彩,我忽然间深刻地理解了“大学才是青春”这句话的含义。

认识了很多人,经过了不少事,当然,我还是比较用心地学了些知识,掌握了些许技能。

没有课的晚上喜欢在教学楼里找空闲教室自习,有...

“你呀,就像融化了的冰激凌,黏糊糊的。
“而我要的是太阳。”

《写手调查问卷》

PART1

1.惯用的笔名/ID

晋江:水翊汐

百度:海底小丸子

其他:水易汐/各种当时在写的文的女主名/Annemelody

2.一般写同人/原创?BG/BL/无CP?

同人BG,也写过校园原创,但是并没有在公开场合发表过。

3.一般发文的地方是?

晋江、贴吧、微博、Lofter。

4.到目前为止写文的时长?

从2007年初开始,九年。

5.习惯打字/手写?

打字,我的一手烂字只会让我生气到把原稿撕了(……)

以前初高中不能碰电脑时会在手稿本上简洁地写写脑洞和设定,进入大学以后不存在摸不到电脑的问题,所以手写的就更少了。

6.写文时有大纲吗?

有时有有时没有,多

我想,您应该只身前往了一个更好的地方。
也许终有一天,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远方,我们能够再度相遇。
您还会像这个世纪初,我们初见时那样,假扮成我的爷爷,微笑着唤我的小名。
我们天上见吧。R.I.P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 w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我们一直在追溯历史,却是第一次创造历史。”
八十年,我第一次在青春的歌声中看见了彩虹。
奇迹每天都在发生,只要你愿意相信。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不小心考了年级第四~o(〃'▽'〃)o